【智库思享】王晋斌:对“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的几点理解

国际凯时ag优质运营商官网

2021-05-18

文|王晋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党委常务副书记兼副院长4月30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强调要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是建立在中国疫情防控取得战略性成果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复工复产走在全球前列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持续深化基础之上的。 重要经济数字、增长动能和外部贸易金融环境三大方面显示了中国经济处于“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用好“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强调了在严控疫情的前提下,“用好外势、优化内势”,推动中国经济稳中向好。 一、从重要经济数字看“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目标6%以上,一季度GDP同比增长%,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两年平均增长超过%。

IMF在4月《世界经济展望》中预测中国2021年GDP增速%。

从增长率角度来看,6%的增长目标保留了相当余地的回旋空间。

从就业目标来看,城镇新增就业1100万人以上,城镇调查失业率%左右。

一季度城镇调查失业率平均为%,同比下降个百分点,略低于%左右的预期目标。 从物价来看,2021年居民消费价格涨幅3%左右。

一季度居民消费价格同比持平,1、2月份同比分别下降%和%,3月份转为上涨%,价格同比增速温和上涨,但处于低位;PPI出现结构性上涨,一季度PPI同比上涨%,PPI上涨多集中在上游生产资料行业,这与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今年以来较大幅度的上涨密切相关。 总体上,无论是从增长、就业还是从物价水平来看,稳增长处于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二、从增长动能看“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依据国家统计局网站公布的数据,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同期名义和实际增长均为%,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两年平均增长%,扣除价格因素,两年平均实际增长%。 一季度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同期名义实际增长%,比2019年一季度增长%,两年平均增长%,扣除价格因素,两年平均实际增长%。

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两年平均增长%。

从收入和消费的实际增长率对比来看,消费支出增长率落后于收入增长率,居民出现了一定的谨慎性消费行为。 谨慎性消费行为是疫情冲击后全球居民消费存在的普遍现象,主要是全球疫情仍然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但全国居民收入的增长保留了消费的潜在能力。

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两年平均增长%。 其中,高技术产业投资同比增长%,两年平均增长%,快于全部投资7个百分点。 社会领域投资同比增长%,两年平均增长%。

高新技术和卫生、教育等社会领域投资呈现出较快的增长,显示了投资动能的结构在持续优化,高科技和民生领域的投资成为拉动投资的重要力量。

一季度规模以上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两年平均增长%,为高新技术的持续投资奠定了自身的财务基础。 一季度对外贸易结构在继续优化。 一般贸易进出口占进出口总额的比重为%,比上年同期提高个百分点。

这说明中国参与全球贸易的产业链的闭环越来越大,抗击外部供应链问题冲击的压力越来越强。

三、从外部贸易金融环境看“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未来几个月出口会继续保持较高增长。

按照海关总署网站提供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一季度出口同比增长%,贸易顺差7593亿人民币;以美元计价,一季度出口同比增长49%,贸易顺差亿美元,出口延续了较高增长的态势。 一季度国内工业企业产能利用率为%,比上年同期上升个百分点。

制造业产能利用率为%,同比上升了个百分点。 工业产能和制造业产能利用率已经达到了疫情前水平,生产端恢复常态化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带来的高复工复产是出口取得较高速增长的基础。

从美国经济生产能力恢复情况来看,依据美联储圣路易斯分行的数据,美国工业产能利用率1-3月份均值,较2020年4月的低点上升了个百分点,但与2018-2019年的月度均值相比仍然相差接近4个百分点,与2020年1-2月份相比也相差个百分点。

美国采取了激进的宏观刺激政策,生产能力不匹配消费的增长,导致贸易逆差不断扩大,今年一季度美国经常账户逆差亿美元。 从2020年2月份开始,美国经常账户月度贸易逆差不断扩大,贸易逆差从2020年2月份的亿美元一直扩大到2021年3月份的亿美元。 美国生产能力的逐步恢复反而伴随着美国经常账户贸易逆差的扩大,主要原因是激进的刺激政策导致美国货物贸易逆差大规模增长。 2020年2月份美国货物贸易逆差约为604亿美元,到2021年3月份货物贸易逆差高达亿美元。

依据海关总署的数据,以人民币计价,今年一季度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商品亿人民币,约占总出口的%,贸易顺差亿人民币,占一季度贸易顺差的%,这还是中国加大从美国进口的背景下出现的,今年一季度中国从美国的商品进口同比增长了%。

因此,美国激进的刺激政策导致在美国经济产能不断扩大的背景下,从中国的进口出现了明显的增长。 考虑到目前全球新冠疫情依然严重,尤其是印度、巴西等新兴经济体的疫情压力很大,未来几个月中国经济的出口会继续保持较高的增长率。 人民币汇率会基本保持稳定,波动幅度不会太大。

今年以来,国际金融市场收益率出现了明显的上涨。

比如10年期限美债收益率上涨了60多个BP,收益率上涨幅度超过65%,但总体上未来一段时间发达经济体依然保持着宽松的货币政策。

2020年年初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约为125个BP,随着美联储采取激进的货币政策,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快速下降,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2020年9-10月超过240个BP。

随着年初以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的上涨,中美债券收益率的利差有所缩小。

截至2021年4月底保持在超过150个BP的水平,仍然高于年初的水平,也高于2018-2019年的收益率差的水平。

中国股票市场整体资产价格的估值处于健康的水平,主板的P/E等财务指标显示具备投资价值。

较大规模的贸易顺差基本能够涵盖资本流出,资本双向流动会保持动态平衡。

同时,中国保持了常态化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具备调整的空间。 在这样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在未来几个月保持相对稳定具备良好的经济和金融基础。 因此,中国经济重要的经济数字、增长动能的优化和外部贸易金融环境三大方面显示了中国经济处于“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 在严防疫情的前提下,抓住稳增长压力较小的窗口期,“用好外势、优化内势”定能推动中国经济稳中向好。

“优化内势”就是要凝神聚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保持宏观政策连续性的背景下,提振制造业投资、优化民营经济环境促进民间投资、强化地方财政金融风险防范与控制、加强和改进平台经济监管等等,使经济在恢复中达到更高水平的均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