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亿元险资看好新能源赛道 技术迭代与短期过热风险成隐忧

凯时kb88国际

2021-07-09

  “双碳”目标确定后,新能源板块在今年的市场表现炙手可热。

截至7月5日收盘,新能源指数年内涨幅达%,大幅跑赢上证指数上涨%的市场表现。   自去年以来,新能源板块显现的财富效应吸引了投资者的广泛关注。   不过,随着头部公司股价大涨,机构对该板块的分歧也越来越大。

险资作为A股市场第二大机构投资者,截至今年5月末的资金运用余额已超万亿元。

近年来,险资积极参与新能源板块的投资,对该板块的研判极具参考价值。

  为此,《证券日报》记者就新能源板块的投资机遇与风险,专门采访了多家险资机构。

  整体来看,险资机构普遍看好新能源板块下半年及未来更长时间维度的投资价值,认为该板块存在大量投资机会。   不过,险资机构也提醒投资者,该板块现阶段存在快速的技术迭代风险、短期过热风险和预期过高催生的高估值风险,仍需投资者警惕。

  机构眼中“坡长雪厚”的赛道  自去年飙涨102%后,新能源指数今年以来(截至7月5日收盘)再度上涨30%。

按申万一级行业分类的28个行业中,新能源股扎堆的电气设备板块年内涨幅位列A股各行业第二;按东方财富概念板块分类的310个行业中,锂电池、氢能源等新能源细分行业年内涨幅均位列前20名。

  由于此前业绩波动较大,新能源板块一度被市场列入周期板块。 不过,自去年以来,受强劲的市场需求刺激,新能源板块的业绩波动性降低,逆周期性增强,逐渐成为机构眼中“坡长雪厚”的赛道。

  在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会长、泰康资产CEO段国圣看来,低碳转型对能源结构产生颠覆性变革,将促进新能源产业发展,这是险资未来股权投资的主要新机遇之一。 “据不同机构测算,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所需的总投资规模大约在90万亿元至140万亿元之间。 能源领域主要投资于储能、电网、清洁发电、清洁制氢等。 ”  多家险资机构也持类似观点。

昆仑健康资管部相关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碳中和”是全球共同话题,新能源是长期成长性赛道。

“碳中和”包括两大核心层面:一是能源的生产层面,目标是可再生的绿色能源,主要对应光伏和风电;二是能源的使用层面,包括传统行业的节能减排、燃油车切换成新能源汽车等领域。

  “发展新能源行业是大势所趋,因此在长期维度上是值得投资的行业。

”爱心人寿资管部相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平安资管多资产投资团队负责人邢振此前也对记者表示,今年新能源板块的投资收益或将不及去年,但仍会有不错的结构性机会。

  国寿资产旗下的国寿安保基金也表示,今年权益市场的结构性机会仍积极可为,可关注新能源等板块。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国寿资产此前频频布局新能源板块,包括入股中电核、举牌通威股份等。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险资已合计持有18只新能源行业A股,持股市值达238亿元,但与险资一季度末的A股持仓总市值(万亿元)相比,其对新能源板块的投资份额仍有很大上升空间。

  看好有全球竞争力的公司  在看好新能源赛道的前提下,投资者更关心的是“如何投”“投什么”的问题。

险资机构普遍认为,有竞争力的新能源企业是重点关注的方向。   昆仑健康资管部负责人表示,光伏和新能源车是中国企业在全球竞争力最强的领域,龙头公司的竞争力也都是全球性的。

光伏产业超80%的产能是由中国公司提供的;全球最大的锂电池公司是宁德时代,生产锂电池四大材料(正极、负极、隔膜、电解液)的最优质公司、最大体量公司也都在国内。 新能源是高成长赛道,那些具有全球竞争力的公司才是值得重点关注的投资对象。   段国圣也表示,从“碳中和”对各行业发展的影响来看,工业部门所在行业长期格局受技术变革的影响会出现分化,龙头公司的投资机会更值得看好。 受益于“碳中和”的其他细分领域,包括新能源电力运营、电网建设等,需要密切关注相关政策的落地时点,适当把握投资机会。

  爱心人寿资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在未来市场环境中,新能源公司在竞争过程中必然会出现分化,因此在行业发展中选择优质公司更为重要。   当然,投资者在选择合适投资标的的同时,也应警惕投资风险。   “要关注新能源技术迭代风险,以光伏行业为例,曾经的龙头企业尚德、赛维等都被颠覆了,新的龙头企业隆基股份、通威股份等却伺机崛起。

技术迭代带来的风险和机遇并存。

”上述昆仑健康负责人表示。

  爱心人寿资管部相关负责人也提醒称,要警惕新能源板块短期预期过高的风险。

“‘双碳’目标是个长期目标,并非朝夕之功,因此应合理预期未来的成长性,避免短期给予过高估值。

”  除上述风险外,随着各家机构对新能源资产的不断加码,对所暴露出来的“旧能源”存量资产贬损、搁置等风险也需防范。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表示,就资产管理而言,增量资产可以按照国家战略规划和政策标准配置,存量资产却存在资产搁置、资产贬损等方面的风险。 比如,在目前阶段属于优质资产的油气能源项目,未来有可能出现资产贬值等情况,这对存量资产管理将形成很大影响。